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6.01.08 Friday

0

   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    老宅的模樣就是時光的模樣

    2015.05.26 Tuesday

    0

      沿著老宅的脈搏,我看見了時光的模樣。

      黃昏時刻,踏著自己瘦長的影子,如新集團在漫不經意地步中,才發現老宅似乎是時光的化身。

      風雨過後,小草好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,有點歪歪斜斜,有的身子倒地。一陣輕風吹來,小草慢慢地又挺立了腰,儘管臉上還帶著晶瑩的淚水。小草驕傲的說;‘你看,我是多麼堅強’。獨簾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。清新淡雅,明快清新。

      池塘邊的荷花,開的眩目,美的驚豔。倚立水中,如翩翩仙子,驚鴻一瞥,魂牽夢繞。白的素雅清淡,紅的豔而不俗,粉的嬌而不媚,如此之美,美的徹心徹骨,美的嬌豔欲滴。

      站在湖邊,看著風吹荷動,香氣襲人,暫態賞心L棔た館タ跡沺A枅舅”是天生高潔之物。柳外輕池雷上雨,雨聲滴碎荷聲。

      老宅的周圍也不知何時倚立著一棵老槐樹,但它每年都開滿了潔白的槐花。如新集團到了初夏,也是我最快樂的時候。母親總會向我講述槐花樹的記憶。在我心中它又抽枝伸葉,綻放飄香。

      每當它開花時,我定會跑去采上一大把。我喜歡這種野生野長的皮實的小花,就像鄉間淳樸的女子,雖說不上美,但自有著一種獨特的風韻。

      不知明鏡裡,何處得秋霜。

      如今,再次走近老宅心中不由愁悶起來。先前的兪霑疼疊歲月的毛刷染黃,無精打采的孤寂的斜躺在那,任由時間擺佈殘風吹打。身軀已消去先前的柔僉ぺ瞭惜僵又粗,在那孤寂的歲月中瑟瑟發抖。

      秋陰不散霜飛晚,留得枯荷聽雨聲。而興盡晚回舟的時光已消失在茫茫歲月中,無法翻找。如新集團細雨落在香韻蓮花上,卻已成了枯荷聽雨聲,心中的愁意也隨那枯荷一起在那枯酖夜晚靜聽雨聲。

      手舉竹傘,踏著纏綿細雨,行走在歲月風中。感覺到,雨,悒鬱而又固執地傾瀉著,悄悄地編織著一種幻境,使人想起遼廊的江村,小樓一角,雨聲正綿,從窗外望去,蒙蒙朧朧,絲絲斷斷。

      推開半閉的窗,雨絲就悄悄地飄進來,撲到臉上,康泰送來一點並不愉快地涼意。

      夕陽殘紅,還掛在遠山的一角,無邊的寂靜籠罩著市鎮和田野。小道盡處,兀立在西風殘照中的那一座老宅,也就顯得分外陰暗。

      夜半,夢醒時又聽到了奔騰的雨聲。也許,老宅就是時光的化身,老宅的模樣就是時光的模樣。